栏目名称
法律与人性,二者亦可兼得!
山东威扬律师事务所   2017-06-21 19:42:50 作者:山东威扬律师事务所 阅读次数:568 来源:

编者注:本文为原创,欢迎转载,但须署名山东威扬律所并注明来自山东威扬律师事务所公众号。


前言:
我们正在关注聊城的辱母杀人案。从听到报道那一刻的不忿,到渐渐的回归理性,如今我们想要发出这样的声音:“法律和人性,二者亦可兼得!“——威扬小编

题记:
一旦法律丧失了力量,一切就都宣告绝望了;只要法律不再有力量,一切合法的东西也都不会再有力量。——卢梭:《社会契约论》
法律与人性的辩论
      法律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是禁锢文明重返野蛮的枷锁。它脱胎于人性,如今却想与人性分庭抗礼。当法律遭遇到人性,是否真的很难两全?我们认为并不如此。
      昨天分享的案例,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也有很多人留言进行讨论。但法律与人性之辩,更深层的善法与恶法之争,可以说从法律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有无数人在进行讨论。如果法律是一个人,那么他迄今的大半辈子都在和人性进行交谈,时而并肩而行,时而背道而驰。而这一切,构成了我们法学徒们的精神世界。
法律与人性的关系
      人性论本有性善论和性恶论之分,两个阵营从古至今,从西方到东方都争论不休。关于这方面就可以大书特书,我们今天暂且不谈。今天的讨论,是建立在我们认为的性善论的基础上。
      人性性善论对法的影响是什么呢?性本善在一定意义上为法的产生和存在建立了道德基础。法律最先是维护统治者的利益,随着文明的发展,族群的开化,演变成了维护大多数公众的利益。法国雨果曾说:“普遍的道德是社会的基础,普遍的良心是法律的基础。”所以,如果今天法律的实施,却不符合大多数民众的道德观,造成民众自发的普遍的反感,很难说司法行为实现了法律的目的。联系这次山东聊城的辱母杀人案。其被披露至今,民众几乎是一边倒,普遍很难接受一审法院的判决。这就说明,司法者这次确实让法律违背了基本的人性。
      人性真的很难和法律结合吗?我们觉得未必如此。
      法律既然是在人性的基础上产生的,必然和人性有着天然的融合度。法律虽是惩恶扬善的有力武器,但是有些事情本身就游走在善与恶的边缘,法律不可能对其有非善即恶、非黑即白的判定,而同时又必须对这些事实作出合理的认定。这时,复杂的人性就可以帮助法律作出正确的判断,使之既能够服众又能维护法律的尊严。同时,法律的人性化应当建立在对人性的深刻认识之上,建立起民主的沟通和制约。简言之,法律应欢迎得到公众的反馈和建议,这样才能使法律和人性结合的更好,也使法律日趋完善。
法律与人性的结合
      但法律毕竟只是工具,聊城案件的关键点并不在法律上,而在运用法律的过程中。正如,工具能否运用好,关键取决于制造和使用它的人。
      制造工具的人,即是立法者。在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报告中提出“道德是法律的基础,只有那些合乎道德、具有深厚道德基础的法律才能为更多人所自觉遵行。” 这句话,我们可以理解为,立法者须以保障人权为核心内容,在追求法律精神和法律秩序的基础上,兼顾正常的心理和生理需要,情感和理性的需要,体现对人性的关怀和爱护。不能空谈立法,而忽视了人性,否则制定出来的法律必然是不切实际,与大多说人所追求的道德观背道而驰。
      那么司法者呢?“司”即操作运用之意。司法部门才是最直接运用法律的部门。马丁·路德·金说过:“在一个秩序良好的国家中,司法部门应得到人民的信任和支持,从这个意义出发,公信力的丧失就意味着司法权的丧失。”由此可知,公信力是司法部门的生命。这次聊城的案件,受到舆论冲击最大的显然是作为司法机关的一审法院。很多关键的量刑情节并没有被认定,没有认定的原因也令公众无法信服。很明显,司法部门丧失了公信力。其实,我们认为,司法机关不应该仅看冷冰冰的法律条文,更应该从人性出发,将法律接入地气,尽可能规范和协调法律和人性的冲突,把公众的道德观加入审理案件的考虑范围,这样才能努力使群众满意。
       执法者该如何做,其实我们认为参照职责来执法就可以。但是让公众无法接受的是,聊城案件的执法者并没有行使执法权,即公众所说的“警察不作为”。这已然不是思维问题,而是态度问题。其实,执法者更应当将以人为本、执法为民的宗旨和理念贯彻于一切执法活动中,更好地维护公平正义,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防止执法权的滥用给社会造成的危害。其中的滥用显然包括作为以及不作为。这次的执法者让我们感受到的并不像对司法者的那种失望,而是一种彻心彻骨的心冷。这不是违背人性,而是毫无人性。
结语
      如上所述,法律在根本上应当是对人性的体现。从法律产生的基础离不开人性,到法律的创立以及使用、运用离不开人性,法律和人性的结合应当是紧密和谐的。不应该脱离人性,空谈法律,正如不应该脱离德治,空谈法治。虽然,在实际生活中仍会有很多时候无法掌握好其中的度,但是真心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倾听公众的声音,及时规范和调整自己的行为,使法律在更大程度上尊重和彰显人性。
      只有如此,才能尽最大努力使法律和人性两全。
参考文章:
《善法与恶法的痛苦抉择》作者:朱传炉
《法律与人性小议》作者:蒋励君 刘学民(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