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称
动物法律地位研究
山东威扬律师事务所   2014-08-25 10:21:35 作者:山东威扬律师事务所 郭丽律师 阅读次数:1570 来源:

内容摘要:自从1990年《德国民法典》修改之后,关于物的法律地位及动物保护等诸多问题的争论从未休止,本文从解读《德国民法典》入手,分析动物作为物有其特殊性,应该在法律上缓解环境上的压力,此外法律人格性保护的扩张无法扩至动物,我国民事立法上应将动物规定为特殊物,在法律规则的适用上应当有别于普通物,当然在当前形势下,对动物的保护必须加强,从而实现保护动物及人类生存安全的双重目的。

关键词:动物  法律地位  法律主体  特殊物

一、目前关于动物法律地位的主要学说和探讨。

针对各国关于动物保护的法律的出台,对动物的法律关系上的地位国内法学界主要形成了三种观点,分别是动物法律地位主体说,动物法律关系有限主体说,动物法律关系特殊物说,这三种观点的争论激烈,本文对目前学说上的三种观点逐一分析,提出笔者的见解。

(一)动物法律关系主体说 

动物法律人格说即主张动物在法律上具有完全的权利主体资格,享有同人一样的权利。在我国主要表现在环境法学界,他们主张环境资源法不仅调整人与人的关系,还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①对于法律是否调整人与包括动物在内的自然的关系,进而主张包括动物在内的自然物的权利的主张。

这一观点以彼得.辛格的动物解放为代表,他认为人们应该把平等的对待当事人得利益扩张到动物上去,汤姆-睿根也提出我们之所以要保护动物,是因为动物和人一样,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力,数10亿的动物,包括哺乳动物和鸟类都享有权利的。②也有的学者认为动物知识在精神上存在精神分裂的生命体,他们的在法律上应作为主体存在,如美国学者G.L.弗兰西恩,对这一学说,笔者认为存在这缺陷,缺乏充实的证据

(二)环境伦理学中主体地位的探讨。

“动物法律人格的主要基础是环境伦理学,环境伦理学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在近代才产生的一中新兴学论,它既要求人际平等、代际公平,又试图扩展伦理的范畴,把人之外的自然存在物纳入伦理关怀的范围,用道德来调节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就是说主张将动物等生命形态纳入道德范畴,主张人与动物是平等的主体,人类生存的可持续发展”。

(三)哲学地位上的法律主体地位的探讨。

动物无法成为法律关系上的主体也正好应证了哲学上的一个原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是对社会存在的反映,人类社会发展至今人类在现实中还不能将动物和人平等的对待,动物中仍然还存在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在这种现实面前,人类单一将动物纳入自己的道德主题范畴,进而将其纳入法律关系的主体范畴,这显然不是对真正社会存在的反映,从哲学上面说将动物纳入法律主体是与哲学上的理论相违背的。

(四)动物可以成为法律关系有限主体。

限制法律人格说即动物是权利主体,具有法律人格,但享有权利的动物主体范围存在有限性,只有野生动物与宠物可以成为法律关系的主体,其他的动物依然处于法律客体地位,不过,持有这种动物限制法律人格论主张的也未形成统一,也只是处于探索阶段。

(五)动物法律关系有限主体地位学说概述。

高丽红教授在《动物不是物,是什么》一文中提到动物应该在道德上具有主体地位,他理论的基础是动物权力论。他认为以人为中心将动物作为有价值的客体,是一种物种的法西斯,他认为动物在道德上有主体地位,而道德上的资格也就意味着权力,进而主张动物应该拥有有限的法律主体,其核心内容是平等对待原则,权利内容差别原则,独立利益代表原则,他强调动物应该区分对待,野生动物应该具有有限主体的地位,二家养动物,驯养动物不能成为有限主体。

(六)动物法律无人格学说。

    动物法律无人格说:简而言之就是反对赋予动物法律人格,认为动物不可能是人类道德和法律的主体,应当注重代际利益的兼顾和平衡,将动物作为特殊的物对待,实现对动物的更全面保护。

(七)动物为特殊物的论述。

相比较上面两种观点,这种观点被广大学者所接受,陈本寒、周平在《动物法律地位之探讨-兼析我国民事立法对动物的应有定位》一文中提出应该在民法中规定动物应该为特殊物⑷,并加强对动物的保护,但并未就特殊物做出具体的分析。

北京大学杨立新教授认为应该在我国建立一种法律物格制度,这种物格是权力客体的资格、规格,法律物格是一种不平等的资格或规格,不同物所具有的物格不同的法律物格。他将这种物格细分为三个法律物格,第一类法律物格是:生命物格。生命物格所涵括的物包括人体组织和器官、动物尤其是野生动物和宠物、植物尤其珍惜植物。第二类物格是抽象物格。包括网络空间等虚拟财产及货币和有价证券等具有抽象意义的物。第三类物格是一般物格。一般物格是传统法律意义上的物,按照学者的界定,需为有体物,需为人类所支配。须独立为一体、须能满足人们生活需要的物,基于一般物在法律上也处于权利客体地位,为便于同上面四类物的法律物格予以区分他将一般物作为第五类法律物格。他主张在未来的民法典中,应该确立动物在法律物格中的的最高地位,或者是次高的,规定的动物的特殊保护措施,尊重他们的生命、生命、健康,使它们成为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之外最重要的的生灵,实现对动物的全面保护。

(八)对于特殊物物格划分探讨。

动物作为特殊物具有法理和现实基础,但是法律物格的划分欠缺妥当,他认为动物和人体的器官划分为第一格,网络空间虚拟财产和有价证券比实体物应该高一个物格,这样的划分虽然有一定的优越性,但是动物和人体器官可以说是不同的性质,把他们划分为一格不合适,人体器官是人生命的组成部分,而动物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他们不应该适用同样的规范;生活中人们也很难分得清网络空间虚拟财产等抽象的物和看的见、摸的着的实体物孰轻孰重。在立法上有较大的困难,将物划分为如此多的物格,对于各种物如何界定是一道难题。动物作为特殊物在法理上有其理论根据法律制度的形成是经历由习惯演变为习惯法再发展成为成文法的长期过程,实在法的产生通常要经历两个阶段,一个是习惯化的过程,另一个则是合法化的过程。习惯化是对原初的利益关系进行基于道德的调整而形成的一种应然的权利和义务,而合法化则是在此基础上所作的再次调整,从而将应然权利和义务转换为法定的权利和义务。道德是根植在人的世界里且只在人的世界里才能发挥效力和适用性,⑹在道德上动物不可能成为主体或有限主体,更不用说合法化。动物的本质属性为物,但又与一般物有所区别,所以动物只能为特殊物。

二、中国如何面对特殊物”。

(一) 学理上应定位为特殊物。

动物自身特性决定动物不能成为一般物,动物也不能成为法律关系上的主体或有限主体,只能成为客体中特殊物。动物的特性符合民法上物的概念物是指能成为法律关系客体的物是指能满足人们需要,具有一定的稀缺性,并能为人们所现实支配和控制的各种资源。动物对于人类而言具有多重价值。以人为尺度,自然界的价值可以分为两类:1.它的商品性价值,即它作为生产性资产的价值;2.它的非商品性价值,如它的生态价值、美学价值和娱乐价值、科学价值和精神价值等。”动物特别是野生动物,作为自然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对于人类的价值是多方面的,以往人们更重视动物的商品价值,但是随着环境的日益恶化和科学的发展,使得人们认识到人类的长远发展必须建立在人与自然的和谐基础上,以单一经济私利为基础的自然保护系统,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不平衡系统。 我们已经逐渐认识到了人与动物的相互依存关系,动物不仅仅可以作为商品满足人类的经济需要;动物的非商品价值在当前更值得我们珍视和保护。动物能够满足人类的价值需求,在现实中也能被人类所支配和控制,因此动物完全可以纳入物的范畴。

(二)动物在道德上是法律关系的客体。

 只有具备理性的生命体才具有获得道德关怀的资格,动物没有理性,他不能成为道德关怀的主体。第一、人与动物之间的能力差异使人成为伦理主体、而动物只能成为道德客体的原因。第二、人具有意识能动性是人具有道德资格的根据,而动物不具有意识能动性,只能成为道德的客体。

    综上分析我们得出动物又其自身特性决定动物只能成为道德和法律上的客体,而动物又是有生命有感觉的物,所以动物不能成为相实体物那样的一般物,应该将动物另分一类,将其作为法律关系客体中的特殊物存在。

(三)法律关系中动物必须是特殊物

特殊物的历史依据在罗马法上就存在对物的区分,历来就有特殊物与一般物,可交易物与不可交易物,①这种划分是以物是否具有特殊性为标准的,具有特殊性的物为特殊物,不具有特殊性的物为一般物,至于特殊物的界定,应当从不同的视角考察,可以使有生命的物为特殊物,还可以是具有交易性的物为特殊物。我国民法目前也有特殊物比如宅基地,其他的建筑物如工厂、商品房这些都是可以交易的,但宅基地上的房屋是不可以交易的,动物也属于同样道理,都是民法上的物,只不过用特殊的规范加以限制。

(四)现在法律关系中动物只能为特殊物

在民法的世界上,只存在两种不同的存在形式,一是人,二是物,人作为世界的主宰,支配其他的任何物,二物则只能被人所支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形式的民法存在形式。动物的本质属性是物,而不是人,因此,赋予动物人格权,是混淆了民事主体与客体的根本区别,违背了民法的基本原则,所以动物不能成为民事法律关系的主体,只能成为民事法律关系的客体。

(五)在立法上应将动物规定为特殊物

立法上对动物规定为特殊物的必要性传统的物权法都是将动物作为一般物来对待,把动物视为主体满足自己利益的手段,以至于人们对待动物与对待一般物没什么区别,这种情况使得动物的处境凄惨,比如有人可以将宠物从高楼坠下活活摔死,还有屠宰场的悲惨情况。如今环境正在逐渐恶化,生物的生存环境更加悲惨,很多野生动物濒临灭绝,所以应该在立法上将动物与一般物加以区别,以便能够对动物更好的保护。

(六)特殊物的界定。

一般物是指物是存在于人身之外的,能够满足人的利益需要,并能为人所支配和利用的物质实体,动物这种特殊物应该是属于物而且又不同于一般物的,为了更好的确定特殊物与一般物的界定问题,我们把动物划分为野生动物,宠物,经济动物和实验动物。做这样的划分不是认同动物在法律中地位不同,因为它们的生存特点不同,所以在法律规范的适用上应该适用不同的法律规范。特殊物只是有生命的动物,法律中应该写明上述四种分类的动物为特殊物,,而像动物尸骸、化石、标本等不属于特殊物。

三、对作为特殊物的动物的保护和规范。

(一)从立法上加强对动物的保护。

将动物作为民事权利的客体,使其作为民事法律关系中的特殊物,这是民法对动物保护的基本立场,但基于动物是特殊物,权利主体在对动物行使权利的时候,应当异于民法中的一般物,我门前面对动物做过分类,应当按照不同的分类分别予以立法。 

(二)野生动物的立法保护。

广义上的野生动物 指生存于自然状态下,非人工驯养的各种哺乳动物、鸟类、爬行动物、两栖动物、鱼类、软体动物、昆虫及其他动物。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民法应该作为一种基本法,《野生动物保护法》应该作为对野生动物保护的主导力量,第一,应该确保野生动物保护资金的到位,现行法律规定,野生动物管理工作分别由林业、渔业行政主管部门负责,这易造成推诿现象,应该统一管理,资金统一划拨。第二,对野生动物保护的规范、措施能够落实到位,每种野生动物都有它们天然的栖息环境,保证着它们的生息繁衍,如果这种栖息环境遭到破坏,动物的自然存续就面临危机,即使没有人捕食,也难以生存。保护野生动物,归根结底还是要保护它们的栖息地。要想更全面保护他们,就应该从立法上规定他们的栖息地不能被破坏。第三。对于到野外参观考察动物、动物园饲养管理动物方式、以公益为目的使用野生动物等,都要本着全面保护的思想加以规范。国家应建立野生动物拯救和补偿基金,由单一的主管部门负责专用。第四,对于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对野生动物的非法伤害、戏弄、虐待、遗弃、救护、干扰等行为应具体的追究办法和责任内容。

(三) 宠物的立法保护。

宠物是供玩赏、陪伴、领养、饲养的动物,又称作同伴动物。宠物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能够给饲养人带来精神上的愉悦和慰藉,其在法律上也处于特殊物地位。我们认为,应当对宠物加以特殊的立法保护,对其予以福利对待,杜绝一切虐待宠物的行为,还宠物安全、自由的空间。应该从以下方面做好对宠物的立法。第一,立法规定杜绝遗弃、虐待宠物的行为,对于遗弃、虐待宠物的行为应该追究其民事责任。第二,应该建立一种流浪宠物收留制度和社会收养制度,对于流浪的宠物应该建立收留所,统一收留,社会人员如果有意收养宠物应该办理宠物收养许可证,然后才能收养。第三,当对宠物收养权有争议是应该本着对宠物更好照顾的原则,倾向于将动物给条件更好的收养人。对于一些如看门狗、牧羊犬等在饲养方式与宠物类似的动物应该在立法上确保他们的生存安全以及不被虐待等。

(四)经济动物的立法保护。

经济动物是指为皮毛、肉用、乳用、役用或其他经济目的而饲养或管领的动物。经济动物也是特殊物,对于经济动物的立法保护应该做到第一,应该禁止任何可能导致动物遭受痛苦和折磨,或者其不合理的限制了对于此种动物的福利所必须的活动或行为模式的农业作业和动物管理操作,人类在饲养经济动物时应注意对经济动物的保护,不得随意虐待。第二,人们在屠杀经济动物的方法不应该用传统的刀宰,而是运用科技手段使动物一次性死亡,从而减少动物的疼痛感,如电击。第三,应该建立统一的屠宰场,除私人食用外禁止私人屠宰经济动物,实行定点屠宰,如在2007年12月19日国务院第201次常务会议修订通过《生猪屠宰管理条例》规定,生猪必须定点屠宰,但是对其他动物也应该有类似的法律、法规。

(五)实验动物的立法保护。

实验动物是指为教学训练、科学实验、制造生物药剂、试验商品、移植器官等目的所进行的应用行为而饲养或管领的动物。对于实验动物的立法应该做好以下几点。第一,建立实验动物批准机制,实验动物应该在实验目的是直接对人类和动物有益的情况下才可以被批准。第二,应经可能的在避免动物疼痛、压迫、痛苦的情况下实施。①第三,应该保证动物得到适当的照顾和治疗,特别是应使这些动物生活在足够大的空间里以及它能适应的环境中。面对众多的实验动物,人类应该尽快寻找替代办法,,但在尚未找到替代办法之前必须尽量减少实验动物的数量,减少对它们造成的伤害并改善其生存状况。

动物作为特殊物有其可能性和必要性,相信我国的立法者通过与动物学专家、学者的密切合作,在立法上应给予动物特殊物的地位。但是,我国立法动物所作的分类,只具有相对的确定性。随着生态环境的不断变化和动物种群的盛衰增减,立法者在立法上应当按照动物的分类对动物分别立法,以达到通过法律手段维护生态平衡的目的。

 


注释:

  (1)杨立新、朱呈义:《论动无法律人格之否定》   《中国法学》 2004年第5期

(2)汤姆-睿根、《面对动物权利的挑战》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五月第一版 第114页

(3) 杨立新、朱呈义:《论动无法律人格之否定》   《中国法学》 2004年第5期

(4)陈本寒、周平:《动物法律地位之探讨-兼析我国民事立法对动物的应有定位》 发布于2005年10月17日

(5) 杨立新、朱呈义:《论动无法律人格之否定》 《中国法学》 2004年第5期

(6)汤姆瑞根、卡尔科哼 《动物权利争论》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5年第1版 第3页

 

参考文献

(1)高利红《动物不是物,是什么?》载梁慧星主编《民商法论丛》第20卷,金桥文化出版(香港)有限公司2001年版,第287~303页

(2)高丽红《动物的法律地位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5.5.1

(3)沈文萍《动物的法律地位问题研究》,《全国环境资源法研讨会论文集》 2006.8.10 

(4)陈本寒、周平:《动物法律地位之探讨-兼析我国民事立法对动物的应有定位》   《中国法学》  2002.12.9

(5)汤姆-睿根  《面对动物权利的挑战》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五月第一版

(6)杨立新、朱呈义:《论动无法律人格之否定》  《法学研究》 2004年第5期

(7)G.L.弗兰西恩:《动物权利导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5月第一版

(8)汤姆-睿根、卡尔。科亨:《动物权利争论》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五月第一版

(9)彼得。辛格:《动物解放》青岛出版社 2004.5.8

(10)张景明:《后代人和动物的法律主体地位问题》 《全国环境资源法研讨会论文集》 2006.8.10

(11)叶知年,郑贤清:《论动物不是‘物’,而是特殊物》2008年三月《福建政法干部管理学院学报》第一期

(12)林泰:《论动物法律地位》2006年9月《上海大学学报》第13卷第五期

(13)张文显《法理学》 法律出版社,2004年3月第2版

(14) 邓鹤《动物致害侵权责任研究》 河北法学 200年 第三期 

(15)杨立新、朱呈义《论动无法律人格之否定》《法学研究》 2004年第5期

(16)邓鹤《动物致害侵权责任研究》《河北法学》 2001年 第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