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名称
浅析交通肇事逃逸问题
山东威扬律师事务所   2014-07-07 10:47:25 作者:山东威扬律师事务所 阅读次数:1489 来源:

内容摘要交通肇事后逃逸是现在社会的常见情形,该行为既为伦理道德所排斥,又为法律、法规所禁止。本文从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的交通肇事罪着笔,引申至交通肇事逃逸问题,根据法律条文的规定、犯罪构成、具体情况等方面,结合司法实践来对交通肇事逃逸行为的责任认定进行简浅的分析与探讨。

关键词:交通肇事罪、交通肇事逃逸、逃逸致人死亡、因果关系

    随着我国经济的迅猛发展,汽车已经成为我们生产、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工具。车辆的增多必然导致交通事故的增多,对交通肇事罪、交通肇事逃逸案件责任的准确认定不仅对当事人权益的维护具有重要意义,更是对社会公共道德的大力弘扬。

一、交通肇事罪的概念和主要特征      

交通肇事罪是指从事交通运输和非交通运输的人员,违返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主体是一般主体,包括从事交通运输的人员和非交通运输的人员。主观方面是过失,即行为人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重大交通事故并造成严重后果,但由于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虽然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以致造成了严重后果。客体是交通运输的正常秩序和交通运输安全。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违反交通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二、交通肇事逃逸行为的法律规定

1991年国务院颁布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七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的车辆必须立即停车,当事人必须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和财产(必须移动时应当标明位置),并迅速报告公安机关或者执勤的交通警察,听候处理。”该条明确给定了交通肇事人在肇事后负有立即停车、迅速报案、抢救伤者和公私财产、保护现场、不得逃逸的法定义务。我国刑法第133条规定:“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它特别恶劣情节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7年以上有期徒刑”,交通肇事后逃逸和没有逃逸的相比,在使用法定刑幅度上是不同的。因此,准确认定交通肇事后逃逸具有重要意义。  

上述我国刑法对交通肇事逃逸行为做出了特别规定,由此可见,该项行为成为交通肇事罪的加重情节,而不是一个独立的罪名。交通肇事后逃逸行为的定义一直尚未统一,就目前法律、相关司法解释来看“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是指行为人具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第二条第一款规定和第二款第(一)至(五)项规定的情形之一,在发生交通事故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的行为。机动车驾驶员在发生交通事故的同时,擅自逃离事故现场,使交通事故所引起的民事、刑事、行政责任无法确定,其目的在于推卸、逃脱责任的行为。

三、交通肇事逃逸的构成要件。

(1) 主观方面,即行为人的主观动机。交通肇事后逃逸的动机一般是逃避抢救义务以及逃避责任追究。这种动机是积极的心理活动,虽然交通肇事罪是过失犯罪,但仅就逃逸行为而言,具有直接的行为故意,因此只有行为人对肇事行为明知,同时又有逃逸的直接犯意,才构成交通肇事后逃逸,因为从主观方面来看,在犯罪恶意上是很小的,是对现场后果的害怕所致。但毫无疑问,其逃逸行为还是直接故意所致,所以无论何种情形,行为人在逃逸时都必须明知自己的行为造成了交通事故的发生,并对逃逸行为有直接的故意,这是行为人的主观方面。

 (2) 客观方面:交通肇事后逃逸行为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形。从刑法理论来看,认定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最直接的便是对行为的客观方面予以认定。对交通肇事后逃逸的行为,是最高院的《解释》中规定了在五种情形的基础上而逃跑的行为,这就可以明确交通肇事后逃逸是作为交通肇事罪量刑的加重情节来规定的。也就是说如果行为人的先前行为没有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或者虽有交通违规行为但该违规行为与结果没有因果关系,或者行为人在交通事故中仅负同等责任或者次要责任,或者交通行为在所造成的结果尚未达到交通肇事罪基本犯的定罪标准的,或者在负事故全部责任或主责的情况下仅致1人重伤,但又不具备酒后驾驶、无执照驾车、无牌照驾车等《解释》规定的情形之一的,即便行为人事后有逃逸行为,也不能认定为交通肇事后逃逸。 

(3)空间要素,即该行为是否仅限于“逃离事故现场” 。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虽然没有逃离现场(有的是不可能逃跑),但是在将伤者送到医院后或在等待交警部门处理时畏罪逃跑,虽然无论从主观方面还是客观方面都是符合交通肇事后逃逸行为的构成的,也应当受到法律的严惩。而在学界部分学者认为交通肇事罪是一种过失犯罪,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并不深。因此,对其处理不宜过重,具体把握尺度也宜宽不宜严,所以要对逃逸行为的时间和空间作必要的限定。但是我认为逃逸者既然选择逃逸即具有主观上的恶性,是一种犯罪行为,具有较大的危害性,往往导致被害人无法得到救助、损失无法得到救助、损失无法得到赔偿、案件查处难度增大等等,必须依法予以严惩。 

(4)交通肇事后逃逸的主体只要符合一般主体即可。

四、交通肇事逃逸致人死亡

根据《解释》第五条的规定,所谓“因逃逸致人死亡”是指“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为逃避法律追究而逃跑,致使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的情形。”这里强调的是“被害人因得不到救助而死亡”,这主要是指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应当而且能够对被害人进行救助而不予救助,导致被害人死亡。如果行为人虽然在交通肇事后逃逸,而被害人却能找到交警或者其他人的及时救助,只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而死亡,就不属于“因逃逸致人死亡”。接下来对“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几种具体情形进行分析:

(一)、交通肇事后被害人伤势严重不治身亡的。交通肇事后被害人伤势严重(如大脑、心脏、肝脏等主要器官受损),生命已垂危,即使得到及时抢救也不能挽回其生命,或者被害人已经得到了及时救治,由于伤势严重或医疗条件所限等原因不治身亡,由于被害人死亡和行为人逃逸行为之间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被害人的死亡是行为人交通肇事行为的自然后果,所以对肇事者应当适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2个量刑档次,但不适用“因逃逸致人死亡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二)、行为人在交通肇事后逃逸因过失致人死亡的。行为人在交通肇事致人伤害后,对被害人伤情没有明确的认识,轻信被害人伤势不重不会死亡,即对被害人死亡的结果是过失的,实际上被害人伤势较重,由于行为人未及时救助而被害人死亡,应按照刑法第133条和《解释》的规定认定为交通肇事罪(结果加重犯)。如行为人交通肇事后误认为被害人没有受伤或只受轻伤(轻微伤),致使被害人死亡的,或者行为人肇事后按正常人的常识误认为被害人已经死亡而逃逸,致使被害人死亡等情况,在此类案件中只要有证据证明,肇事者主观上并不明知逃逸行为会造成被害人死亡,或没有放任被害人死亡结果发生的,就不符合间接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行为人肇事后履行了注意义务,但当时未死,后因抢救不及时而死的;或行为人肇事后履行了注意义务,但疏忽了其他的注意义务,而由此造成危害结果发生的,只能以交通肇事罪定罪。 

(三)、在逃逸过程中实施了加害行为,致被害人死亡的。 

1、交通肇事后,为杀人灭口,在逃逸过程中又故意辗轧致被害人死亡。 2、行为人交通肇事后,明知被害人挂附在肇事车辆后仍驾车逃逸,致被害人死亡。 3、行为人交通肇事后,为逃避罪责,故意将被害人移至使人难以发现的地方后逃逸,使被害人失去抢救机会而死亡等等。将这几种情况认定为故意杀人罪。因为行为人交通肇事后,主观心理态度发生变化,在逃逸过程中,实施了积极的加害行为,即故意的辗轧、拖挂和转移被害人的行为,在逃逸行为与他人死亡结果之间加入了一个新的因果关系,因此,不应包括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内。行为人违章交通肇事,其主观心理状态本来是过失,危害结果的发生超出行为人的主观愿望,但行为人为了达到毁灭罪证,以逃避法律制裁和自己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为目的,其主观心理状态往往发生变化,他们或者对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持希望追求的直接故意,或对被害人死亡结果持消极放任的间接故意,在这样的主观心态下,这些行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打击犯罪,也才能真正体现从重打击交通肇事逃逸之立法宗旨。

  (四)、行为人交通肇事后驾车逃跑,在逃跑途中连续多次撞死、撞伤多人的。 

应按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处罚,或与交通肇事罪并罚。行为人在逃跑过程中以驾车撞人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多由于行为人因肇事紧张、恐惧而失控,为逃避罪责而不顾一切驾车撞人,行为人主观上已由过失转化为放任大多数人死亡结果发生的故意。在这种情况下,其侵犯的客体不再是特定的人的生命健康权利,而是不特定多数人的人身安全,不应再以故意杀人罪论处,对后一行为应按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条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处罚。

   对于交通肇事后逃逸行为的认定,应在交通肇事罪的基础上根据刑法第133条的特殊规定,结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具体解释,以及相关法律的规定,并视司法实践中的特殊情况准确处理。既要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正确认定行为人肇事行为与事实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又要考虑到交通肇事逃逸案件对社会道德层面的影响。只有正确把握法律条文本身含义,有机结合实践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才能将法的作用发挥到一个新的高度,才得以充分体现法在社会机能中的基本价值。

 

参考文献:

 高明轩、马克昌主编《刑法学》第五版。

 ②2000年11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邓又天主编:《刑法释义与司法适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

 ④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总第40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02年版

 国家法官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编《中国审判案例要览》(2002年刑事审判案例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祝铭山主编《典型案例与法律适用(刑事类)交通肇事罪》,中国法制出版社2004年版